7/17    show time

今天早上要去催生。出發前先跟媽媽打電話,沒想到高雄有颱風。跟媽媽聊時還說沒人像我這樣雖,地貧、甲狀腺跟血糖都有,就希望生的時候能好生點。媽也說對阿,總該有個好的。


在去醫院的半途中居然看到靈車,在心中喊看,感覺被觸楣頭,叫大兔子故意絡遠路去醫院。大兔子居然笑我迷信,還說醫院旁邊就是公墓,所以可能同路。雖然繞了路,最後還真的又看到了,只好開慢點,讓靈車慢慢先走。


到醫院後已經遲到了,報到後先到待產房做半小時的CTG及抽血檢驗。做CTG的時候,我看克莉絲蒂的殺人一瞬間來打發時間。

 

今天的CTG沒有昨天的漂亮,幾乎沒有宮縮。我想說怎麼會這樣咧,小小兔子是不是不想出來啊?再次對小小兔子喊話:小小兔子,快出來吧!

不過我明明有感覺到宮縮呀。大兔子檢查了一下,原來是CTG的感應器有點問題。


CTG做完後,婦產科主治醫生來做內診。我想說之前做的內診都還好,不會痛,所以沒有太擔心,沒想到這個醫生超級用力挖,我痛的邊用手猛槌床頭,邊用中文喊好痛!好痛!醫生挖完後,我馬上停止叫喊跟動作!可能我的反應太過激烈又好笑,所以所有的人除了大兔子外都用好笑的奇怪的眼神看著我。醫生說那挖那麼大力是要刺激子宮頸讓他宮縮。喔!原來如此!然怪那麼激烈!


半小時後,產婆拿調好的催生雞尾酒給我。媽呀!怎麼是半壺!那麼多!顏色看起來很像麻醬麵的醬料顏色,聞起來有一點花生、麻油的味道加上其他不知名的味道。我想說這拿來拌涼麵應該會比較入口吧。產婆說20分鐘內要把它喝完,如果很難入口,可以喝完後多喝水,喝完後可能會拉肚子,之後再來做一遍CTGOK!知道啦!

 (因為懷孕水腫的太難看,故人省略)

大兔子自費幫我訂了個人房(貴到暴),因為房間還沒整理好,所以必須先等一下。所以就利用等待的時間來喝我的雞尾酒。


倒一杯嚐嚐看。嗯,果然很難喝!酒味重了點!沒有加那麼多酒的話可能比較好入口。問大兔子要不要嚐看看,那個害怕兔連一口都不敢嚐!也好,免的之後兩個人都拉肚子。那只好閉氣來喝,喝完後再喝水!乾杯!


喝兩杯後就覺得有點小醉。喝完後會不會喝醉睡著阿?如果喝到一半,房間還沒整理好,要拉肚子怎麼辦?還剩10分鐘,不管了,先喝完再說。

 

喝完了,房間也弄好了。在房間坐了一下,討論為什麼要付那麼多錢訂這個房間,是不是要換到保險給付的普通三人房?等問題。這段期間什麼感覺都沒有。

時間到了,去作CTG吧!

因為所有產婆都在忙,所以等了一下。等待的期間開始明顯感覺到腰酸。

CTG的時候,大兔子已經將CTG的感應器修好了。我繼續看我的書,大兔子則負責看宮縮指數。只要我每次感覺腰酸,就問大兔子說:喔!又來了喔!快看看多少!

大兔子就開始算,80, 90,100了喔!110127 這台機器能測到最高值就127了!

我:什麼?只能測那麼低喔?我好像知道到底是多少喔。可能到180吧!

之後顯示的值,都是127!而且頻率是每六七分鐘一次。

 

此階段的陣痛我覺得還好,只覺得右邊腰酸跟小腹有點酸,而且我還能看書看的下。我告訴大兔子想要熱敷來舒緩酸痛,大兔子就會把手放在我後腰上來代替熱敷。量了將近45分鐘後,產婆來了,看到CTG畫出來的圖表說好漂亮!問我現在痛哪裡?有沒有考慮打無痛分娩?(我想說頭殼壞去喔!才腰酸就打無痛?)要不要現在做內診,還是待會在做?

因為我好餓,但不好意思說,就說待會再內診好了。然後產婆就叫我2小時候再來做一次CTG,如果陣痛沒有持續下去,那到時再喝一遍雞尾酒。這段時間內,可以散散步或者睡個覺,還有午餐不要吃太多。


耶!休息囉!趕快回房間吃午餐!什麼叫做不要吃太多?餓都餓死了!


午餐是雞腿加飯(醫院的飯不能要求太多),不好吃,但不會難吃到吃不下。邊吃飯我還邊跟大兔子說:秋子說真正痛起來的時候會連飯都吃不下,我還吃的下,而且吃那麼多,那應該還會再等很久吧!


吃完了飯快一點,還有很多時間,加上天氣有點熱,我就問大兔子要不要先回家換短褲跟涼鞋來比較舒服?

大兔子說:真的嗎?你可以一個人嗎?

我說:你最快來回要多少時間?

大兔子:快一小時吧!

我說:沒問題啦,你回來還有時間。反正只有腰酸而已,催生沒那麼快啦!

所以大兔子就開車回家了。


大兔子回家的那段時間我躺在床上繼續看我的書,偶而回想恬妹妹描寫的陣痛狀況及破水情形。(她寫破水時肚子轟隆轟隆的,然後就破了)。我想說不會吧,還轟隆轟隆!那不就很大聲?然後繼續看我的書。


看書期間感覺肚子好像慢慢痛起來,越來越痛,不過還可以忍受。突然間,肚子動了一下,波一聲(沒有轟隆轟隆),馬上流一躺水下來,但是量不多,可是就是感覺得到!當下我想,還好我有用衛生棉!然後又想,這是什麼?快脫下看看。就無色液體加上一點血。那麼少水,算破水嗎?那我現在該做什麼?然後又突然間,我的腰開始酸痛起來,而且是有點難受的酸痛(就是要硬忍的酸痛),馬上想起恬妹妹寫的:破水後開始很痛很痛!我馬上把手機找出來,打電話給大兔子(平時東西千萬不要亂放,不然要找時會找不到。不過還好我有規劃好什麼東西放哪,所以馬上找到了!),而且還記得響一聲就掛斷,讓大兔子回電,這樣比較省錢,(我只想表示我還很鎮定喔!)


我:你在哪?

大兔子:我在家呢!我換衣服,幫橘子

我:我肚子痛死了、痛死了,而且有水流出來,你快回來吧!

大兔子:好,我馬上回去!

 

掛掉電話後我還在想:我現在該怎麼辦?在房間等大兔子回來嗎?

可是肚子真的越來越痛,這樣下去不行,所以我馬上掃描房間一遍,哪裡有值錢的東西必須鎖起來。最值錢的就是手提電腦跟照相機,把這兩個東西拿到櫃子裡鎖起來,手機放到枕頭下面後,慢慢走出房間,問護理站的護士我現在該怎麼做。

我一手扶著我的腰問:破水了,我現在該怎麼辦?

護理站的護士小姐很酷的跟我說:去待產房那裡囉!(因為他們不負責此事)




天啊,還要走那段路 (其實應該不用ㄧ分鐘的路程,但那時就感覺很遠) 只好走囉!邊走一邊覺得越來越痛,很難受!到了待產房那,按了門鈴,心理祈禱不要拖太久開門。還好門馬上開了。走進去看到一堆醫生跟產婆們在左邊房間內吃午餐。一個看到我說啊!是小兔子小姐。

一位實習產婆馬上走過來(以下稱實習生),問我什麼事,我很免強的擠出聲音說好像破水了!而且很痛!

她說:多久痛一次呢?

我說:不知道,我上午有測過CTG了,剛剛另一位產婆叫我兩小時候再來測一遍。

她說:好,提早來也沒關係。那我們到最後面的房間去。


那時有點快走不動了,真的很酸痛,就前(小腹)痛後(右邊屁股跟腰那)酸。邊走路實習生邊叫我慢慢用口呼氣。走到房間後我看到床,馬上過去側躺下來,還躺看看左邊還是右邊比較舒服點,結果躺左邊比較舒服。那實習生幫我裝上CTG測宮縮跟小朋友心跳。然後她問我那水看起來是什麼樣子的?我說就無色加上一點血,我有用衛生棉。然後她問可不可以看看。可是我酸痛到很免強的出力來脫裙子跟褲子。看完後我連裙子都不想穿了,因為覺得肚子很漲,穿了會不舒服(太緊),就將裙子套在腳上。


那時候肚子真的越來越痛,很難受。而且每次一痛,就痛到無力!看牆上的鐘才過20多分那。心理想一般人生產都痛個六七小時,這樣痛下去還要痛多久,時間能不能過快一點啊!然後我又想:好想打無痛分娩喔!可是媽媽一定會罵我,還是不要好了。


再來的痛就更痛,痛到我想叫!我想說:天阿,這麼痛,為什麼媽媽還會生五個啊?痛死了,我不要生第二個了!好想打無痛喔!可是一定會被罵。(我真是聽話的小孩!)


每次陣痛一來,我就說:又來了!好痛好痛啊!  再來有點像要大便的感覺。我記得恬妹妹寫的,陣痛想用力時就是快生了,可是我不確定想大便的感覺算不算。我告訴實習生說:好痛喔!感覺想出力大便。實習生聽見後馬上去告訴產婆。她回來後就說:走!我們去廁所上看看。我想說不會吧!這麼痛,還真得去廁所上看看喔!  好吧,只好硬著頭皮去了。


這時我只能彎著腰,在實習生的攙扶下走去廁所。陣痛一來,我就痛到無法走。坐在馬桶上時又陣痛,沒什麼力氣擠,擠也好像沒擠出什麼來,感覺真是生不如死,可是我還是乖乖的上完廁所後去洗手喔(洗手抬離馬桶有點距離,馬桶在門旁邊)。出廁所後實習生問我有沒有大號,我說沒有,只有血。然後就回待產房躺在床上繼續測CTG。再來我就聽到產婆跟實習生對話大概是要放熱水澡讓我泡(泡熱水可以舒緩陣痛)。實習生就過來跟我說出血是子宮頸口開始在開,再來我就不知道他到底在說什麼,因為我痛到叫出來,而且痛到好想哭喔,可是又哭不出來。實習生就問我說要不要幫我叫我先生來?我說他已經在路途中了!這時,門就突然打開,大兔子來了!


我看到大兔子的第一個反應跟第一句話是:「痛死了,櫃子鑰匙在我的裙子左邊口袋內,快去拿照相機來。」(可是心理好猶豫,一方面希望他快去拿像機,一方面又不希望他走)


大兔子聽到我說很痛,就用手去摸我的腰後面,我馬上說不要不要,走開,把全部的東西都弄開。  大兔子馬上把手抽回,可是我發覺肚子那還是很緊,我就說CTG也弄走並伸手想扯掉CTG的帶子。實習生看見馬上很溫柔的慢慢說:不行喔,量心跳是為了你的小孩好喔。  然後我就把手縮回,繼續縮在一角忍受我的疼痛。

 

之前的陣痛是痛到無力,再來的陣痛實在是超級痛,痛到無法形容,而且陣痛的同時你會想叫跟用力擠!就算你腸子裡有一顆直徑一公尺的硬大便卡在那裡還是無法形容那種痛。反正會讓你痛到絕對不顧形象的大叫出來。大兔子聽到我叫,馬上摸著我的手,實習生從頭到尾都在提醒我要慢慢的呼氣。這時我的腦袋一直在想什麼是最快止痛的方法?我馬上跟大兔子說:我想要剖腹生!同時間,一位產婆走進來檢查開幾指了。大兔子問那產婆說:「有沒有任何止痛的方法?無痛分娩?」那產婆微笑的說:「太遲了。」 (產婆的回答我其實都沒聽到,是大兔子之後跟我說的。我只知道大兔子一直問有沒有任何止痛方法?)


從恬妹妹寫的生產過程內,只要一陣痛想用力,就表示小孩過不久就要出來了。所以這時我就知道離生不久了。產婆檢查的同時,我陣痛剛好來,就自然而然的出力,產婆說已經幾乎全開了,立刻到產房去。(基本上不陣痛時,我只聽到大兔子說的話,產婆說什麼我幾乎都不知道,陣痛時,他們對了什麼話我都不知道,都是事後大兔子告訴我的。)大兔子跟我說:「小兔子,要到產房去喔!」我聽說想說:「天啊!可不可以待在這裡不要動啊!或者把我扛過去也可以!」可惜天不從人願,必須走路過去,只好硬著頭皮想爬起來,可是又爬不起來,幾乎是被大兔子跟實習生半扶半拖的拖到產房去。  躺在產房的床上時我還在想都進產房了,照相機還沒拿咧。我還提醒大兔子去拿照相機!


之前我都是側躺,到產房後,產婆叫我仰躺、曲膝、用手抓大腿(根本沒力抓),然後叫我只要陣痛一來就深呼吸、閉氣、閉眼、用力擠。終於可以用力了!用力了幾次,大兔子說看到頭髮了!只要我亂了呼吸,產婆就馬上提醒我用正確的呼吸法。然後陣痛又來時我又開始深呼吸、閉氣然後用力!突然沒氣時,趕快小深呼吸,趁著陣痛再用一遍力。我一直覺的口很渇,我趁著陣痛的空檔期間要水喝,喝完再用力。


突然間,我覺得產道口周圍很痛,我一直用中文喊:「好痛!好痛!好痛!痛死了!」可是產婆還是叫我用力,只好在用力一下。可是還是好痛,我就用中文說:「痛死了,下面好痛啊!」並想用手去指哪裡痛。然後用德文說:「割!割!割!快點割啦!」(指割會陰)。可是我發現沒有人理我,雖然他們全部都懂我的意思。陣痛又來了,我又用力,可是太痛了,我又喊:「好痛啊!好痛啊!大兔子,快叫他們割會陰讓小孩出來!」大兔子問產婆能不能割或著有任何止痛方法,大兔子問產婆時,陣痛又來了,他們叫我用小狗呼吸法(以避免出力)。之後產婆說:「小兔子小姐等陣痛來時,再閉氣、閉眼、用力擠。」我就知道他們不打算幫我割了,也不會幫我割了,所以只要陣痛一來,我就認命拼了命用力擠,因為我知道,只要小孩的頭一出來,其他部位就會輕而易舉的跟著出來。之後大兔子喊說:「看到頭了!看到頭了!」然後我大叫一聲用力擠,感覺卡在下面的東西一通過,其他東西就撲嚕砰隆的跟著出來了。再來就聽到嬰兒的哭聲。那時感覺很爽!因為突然間陣痛都沒了!完全不會痛了!感覺真是神奇(不是因為小孩而神奇,是突然不痛了而神奇)

 

我之後想到的第一件事又是照相機!我好想請產婆去幫我們拿像機,可是這樣很不禮貌,所以快告訴大兔子:「快去拿相機。」之後我趕快看手錶。產婆們忙著弄嬰兒臍帶,我還不忘告訴產婆說爸爸要剪臍帶喔!


大兔子拿像機回來後,產婆將小小兔子抱到我胸前躺,大兔子剪完臍帶後開始拍血淋淋的照片。


看到小小兔子的第一眼我想的是:「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紫色小人類!」仔細觀察,氣色都是紫灰白色的(感覺像缺氧),頭髮身上全沾滿血跡跟白色黏液,四肢的折皺處卡著一層後後的白色黏液,身上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很像消毒水的味道還是什麼(忘記了)。感覺很陌生,不會覺得說喔!這就是我的孩子,感覺我們需要時間認識一下。


之後產婆說等下會再一次陣痛,要用力擠,胎盤才會排出來。果然陣痛馬上來,一擠胎盤出來後就不會痛了。


從破水之後開始有感覺的陣痛到生約一個小時多,從喝催生雞尾酒到生約五個小時。

整個產程我一直惦記著兩件事:

1. 照相機還沒拿咧!

2. 媽媽說不能打止痛!


莫名奇妙的事:裙子跟褲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被脫下來的


之後想起來的事:如果進產房時,還拿出CD告訴產婆我要聽這一片,產婆臉上應該會出現三條線吧!




 

創作者介紹

兔子窩

hasenha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