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上廁所時,看見大腿兩側都是針孔,不然就是瘀血!(不要跟我說騙肖耶,那針很細,有種自己打打看!看會不會這樣!)
心裡暗罵ㄧ聲Fuck!
我又不是毒蟲!這樣打下去要打到什麼時候!
每天打四針,打成功的、插下去很痛又拔起來的、插下去流血拔起來換位子重插的跟拔起來時不小心劃到的傷口,讓自己看起來真的很像毒蟲!
難怪鄰居說她生ㄧ個就好,不要再生了!因為下一胎必須從懷孕起就開始打!
打有用就算了,藥劑改了後還是沒改善多少!真懷疑會不會真的是甲狀腺的藥讓我的數值那麼糟!可是沒一個醫生敢說話!  
 
 
手指頭也是,每天要量六次,ㄧ次打成功的話,指頭最少有六個洞,有時候血不夠多,就要重打洞。
今天手水腫,那就要打很多洞,直到有血唯止(如果像我ㄧ樣,不敢打太深,就會打了破皮,但又沒血出來)
雖然打那麼久了,照理說應該習慣,但要打那時還是怕怕的,每次都在想換哪個手指頭倒楣!
 
每次看到大兔子都說:兔子,你的手借我打!  兔子,你的大腿借我打!
 
 
對了,有時候打完針就講恐怖故事給大兔子聽!
例如阿,上次我就跟大兔子說:ㄟ,兔子,我們家裡面其實很多毒品耶!
大兔子說:爲什麼?哪裡有毒品?
我說:有阿!冰箱冰一堆藥劑!還可以殺人呢!
大兔子說:也對喔!裡面都是處方籤藥!
我說:如果有一天阿,你對我不好啊,那我可以把那針拿出來,ㄧ次打在你身上,全部打完!那你就完蛋了!
大兔子說:哪有可能?打了我就知道啦!哪還會讓你打?
我說:我不會等你睡覺的時候喔!
大兔子說:那我就會醒來,把針搶走!
我說:哪有可能?你睡的跟豬ㄧ樣,打呼打那麼大聲,踢都踢不起來了!針那麼細,你ㄧ定沒感覺!
大兔子說:對喔!有可能!   那你打了後我就快點吃ㄧ堆葡萄糖!趕快把血糖提升起來就好了!
我說:真的嗎?這樣就可以救命了喔?那麼簡單!
大兔子說:我隨便說說的,我也不知道!
 
 
沒錯!這就是我們兩個人常講的蠢蛋對話!大兔子都說我的想法很奇怪!ㄎㄎㄎ!人生因幻想而美麗阿!
 
創作者介紹

兔子窩

hasenha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